社会生存:不是说年青人不愿生小孩吗?干什么她们都生二胎?

有自媒体消息称,自2016年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以来,我国人口出生率未达到预期,在出生人口攀升至1786万之后,却连续两年下滑,并连续四年下降,2019年人口出生率降至10.48‰,创历史新低。

对于我国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,他们认为有“四大原因”:一是沉重的养老负担;二是高昂的教育成本;三是不断上涨的高房价;四是医疗成本也在上涨。正是这“四大原因”,才造成当今的年轻人婚后不敢生、不愿生和不能生的“三不主义”。

这些未经官方相关数据证实的自媒体消息,如果只就“北上广深”漂流族和农民工等外来年轻流动人员来说,也许是对的,因为他们居无定所、工无定期,连婚都难结成,何来生子,即使结婚生子,凭他们那点生存环境如何对付一线城市居高不下的生育成本。但是在同样的“四大原因”之下,我却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年轻人婚后都实行“三不主义”,当然我指的是本地原生家庭或早年进入体制内的年轻人来说。如我校许多年轻老师,他们婚后已经生有或准备生二胎的大有人在,几乎占了婚后95%,甚至因为请产假的实在太多而打乱了学校教学部署,不得不临时聘请退休教师代课,以解决无人上课的燃眉之急。

我们学校的年轻老师婚后为什么不像许多自媒体所说的“不愿生”呢?难道因为他们都富有?

原来在这些收入一般的年轻人当中,有一半出生在本地原生家庭,有一半是通过早年人才引进带编进入学校内,他们都是独生子女,他们的父母刚退休,前者父母早年就有一套房美价廉的房改房,婚后仍与父母公婆同住;后者享受人才引进优惠政策之一,即公有住房待遇,再有广东公职人员实行的是公费医疗制度,只要进入体制内,他们也不例外,况且父母还能帮他们带孩子(一般进入大学任教的年轻人,学历至少要达到硕士或博士研究生学历,他们的父母多数都是知识分子,也是双职工),根本不愁“四大原因”对他们婚后生儿育女的影响,像这样的优厚条件,不生二胎才怪呢!我相信所有大中小学的年轻教师,以及体制内的年轻公职人员都像我们学校那样,在具备上述条件下都想都愿都能生二胎,事实正是如此。总而言之,即使全面放开计划生育,如果其他年轻人不具备以上条件,别说生二胎,恐怕单身家庭、丁克族将成为一种“无奈的选择”,他们才是生二胎的主力军啊!为此,国家在面临出生人口不断下滑的局面,将会采取主动、积极和有效的优惠政策,鼓励年轻人生儿育女,其中不乏象发达国家一样,从养老、住房、教育和医疗上给予优先考虑,从根本上解决年轻人生不起、养不起的问题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