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评价电影《我的姐姐》?

看完电影,憋在胸口的闷气无法散去,不禁感叹段若昕导演是个野心极大的女人,短短2个小时抛出了“重男轻女”、“女性生育权”、“女性觉醒”、“人生意义”四枚炸弹,直挺挺地砸进了观众心里,我们只能任由她爆炸,留下一道伤疤——叫做“姐姐”。

电影的名字很值得玩味——《我的姐姐》,“我”是谁?安子恒?

错了,“我”是电影中的每一个男人,而“姐姐”正是电影中所有的女人,一个称呼就把电影里的人物轻而易举地分成两类,不偏不倚,这种细腻真的只有女导演能够做到。

1996年导演李玉拍摄了一部纪录片《姐姐》,虽然只有短短二十分钟,但有一个画面令我终身难忘:一对双胞胎即将出世,剖腹产前的家庭会议上,大家认为女孩可以多照顾男孩,决定先拿她出来,赋予她姐姐的名义和随后需要承担的义务。

看电影时,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小“姐姐”,这个被父母不断灌输着“姐姐责任”的小姑娘和被命运追逐着的“姐姐”安然何其相似,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,我们身边充斥着“姐姐”身影,一声“姐姐”,不知多少人要驻足回头,里面就有我的母亲和岳母。

母亲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了,但是在小姨和舅舅眼里母亲一直是如“父母”般的存在。母亲小时候家里还算殷实,外公外婆一直想生个儿子,在生了四个女儿后终于如愿了,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抚养压力,外公外婆无奈之下决定送小姨去别人家,母亲知道这个消息极力反对,硬是把小姨从别人家抢了回来,外婆说“从没看见你妈这样过”,母亲瞪着眼睛说“我不上学了,挣点公分不就行了,你们不养我养”,就这样小姨被留了下来,母亲小学上完就没去读书了,两三年光景,外公当上了教授日子慢慢好了起来,母亲回到了心心念念的中学,好景不长,外公出事了,家里又苦了起来,舅舅到了上学了年纪,看着发愁的外婆,母亲又一次不念书了,舅舅就这么上学长大,在学校受了欺负也是母亲去出头和比自己高出一头的陕北小伙打架...再然后,从舅舅毕业到工作都有母亲奔波的身影,去年舅舅结婚,婚礼上舅舅对着母亲喊了一声“姐”,就哽咽着什么也说不出来了,我想舅舅想说的是“没有你,就没有我这一生”...

母亲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了,现在看来依然如此,只不过是千万个被命运扼住咽喉的“姐姐”中的一份子,但却理所当然、浑然不知。

所有问题都要回到现实,就如同电影最终要落脚于生活一样,安然的最终的选择是什么,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唯一的正确答案,或是用爱的力量和过往和解,亦或是挣脱束缚彻底自我,我更希望导演的话外音是后者,在这里不做辩解,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已。

这些问题,就交给时间去解答吧,也只能这样了,那就这样吧

只愿岁月安好,世间的姐姐都能长出飞翔的翅膀...

关于导演:段若昕导演执导的第二部电影,好于预期,惊艳之余问题依然突出,一次抛出的问题太多又不能给出答案有贪大之嫌,出场人物过多故事线有些凌乱,最致命的在于强行让“孩子”懂事,很难接受,希望在《再见少年》中有新的突破,用独特的细腻和视角挖掘更丰富的故事。关于张子枫:张子枫和邓恩熙是年轻演员里可塑性较强的两位,这次张子枫经受住了摄像机怼脸的考验,表现依旧不俗,不过娃娃脸的副作用在片中明显,只有我觉得张子枫谈恋爱很奇怪么?。

相关文章